陕西这座古城有你想要的流年古韵

自驾攻略 admin 1648℃ 0评论
  • 有故事的韩城,有味道的旅程。
  • 走进一座古城,探访一条老街,遇见一个老者,追思一位圣人。26年前第一次造访韩城,以这样的方式被感动,领略了她独有的古风神韵。上世纪90年代初的韩城,已被一个古老的城区和一个新建的城区分开来,在钢筋混凝土的不断扩展下,古城渐渐淡出人们的视野,但置身其中,仍被那历史与文化造就的氛围所感动:那些被岁月沧桑浸蚀过的古老建筑,谈不上殿宇恢宏,却有“街阡陌巷纵横,楼参差庙错落”之趣。
  • 清晨的短暂喧闹之后,老街两边鳞次栉比的小店陆续开张,店主们带着一脸的安详,有条不紊地清扫自家门户,将搪瓷盆里的清水泼洒在门前的青砖甬道上,立时,一股沁人心脾的清风弥漫开来。
  • 在纷争的闹市嚣尘中忙碌久了,在这里“约朋闲聚闹觥筹,闲来静坐忆流年”,竟是别有一番滋味。
  • 淳朴的民风里,时尚与新潮以不可遏制的冲动萌生着,颇有年代特征的时尚元素是:夹克衫、健美裤、“重庆80”摩托车、新城的舞厅、“蓬嚓嚓”乐队、交谊舞……
  • 古城的一角,烈士陵园对面,被一个倚墙而坐的老人所吸引,老人身穿黑色棉衣裤,头上扎着白毛巾,身前摊开着一堆祭奠用的纸钱,像是在出售。时值清明节前,没有纷纷的细雨,而是异常的春光明媚,路上行人迈着轻松的脚步来来往往,在徜徉之间感自然之生机,发思古之幽情。
  • 老人不合时令的棉装、迟缓的目光、满脸的皱纹和老年斑显示出的沧桑,与乍泻的春光形成鲜明对比,然而令人惊奇的是,老人身旁的小桌子上摆放着纸笔文稿,那是他为人们代写的祭文、楹联、门额题词、姓名题诗等,字迹工整,内涵丰富,每字每句仿佛是从老人深沉的心里流出。
  • 此番景象与古城街头巷尾随处可见的古建筑、古院落、青瓦飞檐、门额题匾相呼应,置身其中,能够真切地感受到千百年来,时光在这里静静流逝,那些老去的故事,代代流传,辈辈相传,留在了这条老街上,留在了每一个斑驳的屋檐下面,留在了老人迟暮的心田。
  • 后来的几十年间,华夏大地上出现了许多“古街”、“古镇”,大多有其表而无其里,得其形而失其神。而韩城的老街每一个角落都自然缭绕着传统文化气息,她是古老的、也是鲜活的;是质朴的、更是生动的,正如冯骥才先生所说:“城市的老街深深扎在这座城市厚厚的历史文化的土壤里,也深深扎在城市人们的心里。
  • 街上的风雨,人们曾与之一起经受人世间的苦乐悲欢,它也是无言的见证……一个城市由于有了老街的存在,便会有一种自我的历史之厚重、经验之独有、以及丰富和深切的乡恋。它既是珍贵的物质存在,更是无法替代的精神情感之所在,这便是老街的意义。”——这深意,怎一个“仿”字可比啊!
  • 韩城之古韵远不止这些。对于韩城人来说,最引以自豪的,当属他们的先人史圣司马迁。
  • 司马迁是一个有故事的韩城人,他的故事关乎家国情怀和民族大义;他以其“究天人之际,通古今之变,成一家之言”的史识书写了中国第一部纪传体通史《史记》,被公认是中国史书的典范;他最让后人敬仰的,是他的风骨,即刚正不阿、秉笔直书、坚韧不拔的民族精神。
  • 司马迁的祠和墓在韩城市以南黄河西岸的梁山上,沿着宋代铺就的石板路依山而上,在元代修葺的祠墓前顶礼膜拜。一切都是那么和谐而统一,静谧而深邃,可见司马迁的丰功伟业早已超越了民族的界限,跨越时空而不朽……
  • 来源:陕西省旅游发展委员会 董亚美

转载请注明:西安周边自驾游一日游攻略 » 陕西这座古城有你想要的流年古韵

喜欢 (1)or分享 (0)
发表我的评论
取消评论
表情

Hi,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!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